港中大(深圳)经管学院开通网易专栏 舒涛教授解读数字经济领域反垄断

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经管学院在网易开通专栏,首篇专栏文章由中心联席主任舒涛教授解读数字经济领域反垄断。

舒涛

香港深圳联合金融研究中心 联席主任
香港中文大学(深圳) 校长讲座教授
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 副院长

今年全国两会一个主要议题就是数字经济领域的反垄断,这件事不只中国在做,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也都在摸索。比如最近美国联邦政府和50个州的州政府共同起诉Facebook,Facebook的三个业务板块一块是Facebook,是亲朋好友之间交流的重要渠道;第二块是Instagram,这是用户上传图片、照片的内容平台,也是一款深受欢迎的社交软件;第三块是WhatsUp,一个用于通话、联络的应用。Facebook偏向于年长人群,Instagram则是年轻人用的很多,这三项业务实现了用户日常社交功能以及人群的全覆盖,由此也逐渐形成垄断。或许用户会认为自己在使用这些软件时并没有付费,但其实很多时候垄断造成的成本是隐形的。一旦形成垄断,就意味着给平台带来定价权,可以随意定价。而费用无论是直接向消费者收取,还是让广告商支付,最后都会转嫁到终端用户。在某种程度上还会遏制市场的有序竞争。而缺乏竞争就会使得技术和管理水平难以发展。

针对反垄断的具体措施,我想从数据的使用方面提出一些建议。垄断企业的优势很大程度是建立在对数据的垄断之上。比如共享单车,用户从家里面骑到公司,企业就能够拥有用户每天的行程数据,并且推断出用户的许多行为特征、生活习惯等,收集大量数据然后通过算法达到商业目的。所以说数据优势是一个巨大的优势,一般的小企业根本无法参与竞争。因此,现在在数据方面一是要规范数据的立法,即谁有权采集并使用。二是要保护用户的隐私,也包括是否需要付费等。目前深圳也在尝试数据经济方面的立法。

在立法上要把握好度的问题。当前中国的电商行业之所以发展较好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前阶段在数据方面的立法相对比较宽松,各个企业可以有较大的自由去利用这些数据,也促进了中国电商行业或者是数字经济在国际上走到领先地位。那么如何才能既保护数据的安全、实现数据共享的前提下,又继续保持当前的数据技术优势呢?在数据经济的规范和立法方面,需要掌握好适度性,既不能太严格,也不能完全没有,需要保持一种平衡。

要想打破数据垄断,我们还需要尽快建立一整套数据定价的交易机制。现在中国很多企业掌握了大量的数据,但是因为缺乏有效的交易机制,使得许多数据无法得到合理利用。如果能把这一块做起来,就能从经济上抑制数据的垄断。各个企业都能够将自己的数据拿出来进行市场交易,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取消掌握某些数据的企业的垄断权。这不仅可以促进有序竞争,同时也能够使得数据得以最大化地利用,或许是消除数据垄断的一个根本途径。

转载自: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

查看原文 / Original Article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